您现在的位置是:双流中学>>校内新闻

党的指导思想挑战了“新的不可能”

文/总支  图/  时间:2018-06-04  浏览数:273


《党的指导思想挑战了“新的不可能”》

石仲泉

何谓挑战“新的不可能”

  曾有一个时期西方发达国家鼓吹的“只有两党制才能反腐败”的所谓普世价值喧嚣尘上,那种“反腐党亡,不反腐国亡”的谬论广为流传。

  全面从严治党这场伟大的自我革命,校正了党和国家前进的航向,解决了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带有全局性、根本性、方向性的问题,成功地挑战了西方国家和全盘西化论者认为的不可能,把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提到了新高度。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挑战了新的不可能

  我们许多人都喜欢看央视节目“挑战不可能”。我们党的指导思想有无挑战不可能的理论呢?有的。毛泽东开辟的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中国特色革命道路,就是挑战共产国际一度认为这是不可能领导中国革命取得胜利的观点。毛泽东思想引导中国革命胜利,建立了新中国,这就“挑战了不可能”。邓小平理论也挑战了不可能。长期以来认为社会主义只能搞计划经济,邓小平提出计划和市场都是发展经济的手段,社会主义可以搞市场经济,这就挑战了传统观念。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有没有挑战新的不可能呢?有!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和今年3月召开的“两会”上都讲过类似的话: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定不移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推出一系列重大举措,战胜一系列重大挑战,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国家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国防实力、综合国力、国际影响力和人民获得感显著提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历史性成就,我们党、国家、人民、军队的面貌发生了历史性变化。

  这里讲的“战胜一系列重大挑战,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是全面的,贯穿各个领域的,但最关键的是全面从严治党。因为全面从严治党在四个全面协调战略中是起决定作用的。全面从严治党,尽管是党的建设问题,但它实质上是挑战了西方发达国家鼓吹的只有实行两党制才能反腐败的所谓普世价值论,以及全盘西化论者散播的“反腐党亡,不反腐国亡”的谬论。短短五年,党领导的反腐败斗争取得了巨大胜利。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怎样挑战不可能

  2014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说:党的十八大以后,我们面临的反腐败斗争形势复杂严峻,一些领域腐败现象易发多发,一些腐败分子一意孤行,仍然没有收手,甚至变本加厉。从已经查处的案件和掌握的问题线索来看,一些腐败分子胃口之大、数额之巨、时间之长、情节之恶劣,令人触目惊心!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塌方式腐败”!面对这样严重的情况,两个月后,习近平在江苏调研时明确提出“全面从严治党”。从此,形成了“四个全面”战略布局。

  我们都记得,曾有一个时期西方发达国家鼓吹的“只有两党制才能反腐败”的所谓普世价值喧嚣尘上,那种“反腐党亡,不反腐国亡”的谬论广为流传。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的“全面从严治党”战略,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不就是挑战那种认为中国共产党不可能反对腐败的谬论吗?党内外、国内外都在密切关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开弓没有回头箭,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是一场输不起的斗争,必须决战决胜”;并且对这场输不起、也绝不能输的战争作了周密部署,以猛药去苛、重典治乱的决心,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进行自我革命。

  首先,在思想理论上创造性地提出了“坚持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紧密结合”的新理念,作为自我革命的根本指针。这个新理念是将毛泽东的“思想建党”思想和邓小平的“制度治党、治国”思想结合为一体。在思想建设中,强调用坚定理想信念炼就共产党人的“金刚不坏之身”,做到对党绝对忠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身许党许国、报党报国。抓制度建设,强调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制定和健全系统完备的法规制度体系,特别是完善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体制机制,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这个结合,既使强化思想建设过程成为强化制度建设的过程,也使强化制度建设的过程成为强化思想建设的过程,真正做到既从教育上严起来,又从制度上严起来,彻底纠正管党治党失之于宽、失之于松、失之于软的问题。

  其次,狠抓思想作风建设,切实进行群众路线反“四风”和“三严三实”等教育,将集中教育活动和思想教育的常抓、细抓和实抓工作相结合,作为纠正不正之风,密切党和人民群众关系的常态化平台。这里一个核心环节是整顿和健全党内政治生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净化党内政治生态,是“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的重要法宝,是解决党内矛盾和问题的‘金钥匙’,是广大党员、干部锤炼党性的‘大熔炉’,是纯洁党风的‘净化器’”。过去管党治党失之于宽、失之于松、失之于软,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没有严肃的党内政治生活,没有严明的纪律规矩。经过几年努力,组织涣散、纪律松弛的宽松软局面有了很大转变,为管党治党走向严紧硬奠定了基础。

  再次,以雷霆万钧之势开展反腐败斗争,标本兼治,坚持“打虎”“拍蝇”“猎狐”,全覆盖、零容忍,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这是全面从严治党的主战场。习近平总书记代表中央昭告全党:人民把权力交给我们,我们就必须以身许党许国、报党报国,该做的事就要做,该得罪的人就得得罪。“不得罪腐败分子,就必然会辜负党、得罪人民。是怕得罪成百上千的腐败分子,还是怕得罪十三亿人民?不得罪成百上千的腐败分子,就要得罪十三亿人民。这是一笔再明白不过的政治账、人心向背的账!”“对腐败分子,我们决不能放过去,放过他们就是对人民犯罪、对党不负责任。”“‘诛一恶则众恶惧。’包公把‘龙虎狗’三具铡刀摆在开封府大堂之上,无论皇亲国戚还是高官小吏,谁敢以身试法,都毫不留情。”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严厉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不放松,不断发挥群众监督的优势和强化巡视监督的利剑作用,让搞了腐败的人付出代价。据有关方面统计,被绳之以党纪国法的“老虎”达400多人,拍打的“苍蝇”有153万之多。这个“战果”相当于解放战争时期三大战役决战歼敌人数的总和。习近平总书记这样强力反腐,深得党心民心。如果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纠正“左”的错误,是党的路线问题的拨乱反正;那么十八大以来反对“四风”和反腐败斗争取得的伟大成就,则是党的作风建设的一次拨乱反正。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什么能

  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能够成功地挑战西方国家盛行的和全盘西化论者鼓吹的只有两党制才能够反腐败的所谓普世价值论呢?这是因为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不是西方国家搞政党政治那样有党派私利的政党,而是除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和为实现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外,没有任何其他私利的特殊政党。它既要接受党外监督和群众监督,同时还有自我净化、自我批评、自我纠错、自我革命的机制。它所具有的先进性和纯洁性是任何其他政党无法比拟的。腐败现象完全背离共产党的宗旨,是与它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不相容的。全面从严治党,自我革命,切除毒瘤,这是它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使然。既然中国共产党是这样一个始终追求先进性和纯洁性的政党,那么首先从理论上说,就不需要有另一个政党同它轮流执政。

  从实践看,在宗旨和目标一致的前提下,若对中国共产党的方针政策有不同意见,是党内的,可通过民主集中制来解决;是党外的,则可通过协商民主来解决。因此在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不是搞一党独裁,因为还有拥护宪法和共产党领导的其他多党参政,大家共同来把国家建设好、把社会治理好。这就是中国的具体国情,也是新型政党制度的特殊政情。离开这个具体国情和特殊政情来抽象地谈论什么两党制,没有任何意义,也搞错了地方。那种鼓吹只有两党制才能够反腐败的观点的要害,是将中国共产党完全混同于西方国家那种有一党一派私利的资产阶级政党了。这是搞错了对象。因此,我们决不能用西方的政党政治理论来看待中国政治,来认识中国共产党和它创造的新型政党制度。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进行反腐败斗争取得的胜利,证明中国共产党完全有能力反对腐败;反了腐败,党未亡、国也未亡,并焕发出新的强大生机活力,党的面貌实现了惊天逆转。全面从严治党的理论和实践,为解决共产党的腐败变质、走出“历史周期率”初步找到了“秘笈”。

  全面从严治党这场伟大的自我革命,校正了党和国家前进的航向,解决了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带有全局性、根本性、方向性的问题,成功地挑战了西方国家和全盘西化论者认为的不可能,把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提到了新高度。经过对实践经验的理论提升和科学总结,党的十九大正式提出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同当代中国实践和时代特征相结合的又一次历史性飞跃。